花绫子 > 都市言情 > 红楼之平阳赋 > 第663章 顾一臣的老辣

第663章 顾一臣的老辣(2 / 3)

沈中新的车驾才匆匆赶来,一架破旧的骡子车,用的还是处处破洞的棚顶,整个京城,朝廷重臣里面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沈大人用的不是马车,而是骡子车,

但是沈中新却不以为意,依旧我行我素,不知从何时,特意从市坊买了一副蓑衣,挂在车后,每每上朝的时候,更是让朝官议论纷纷。

到了恩师府邸门前,

刚下了车架,

就看见府邸另一侧,也有马车离开,看样子也是刚刚离去,沈中新留了意,快步走了几步,抓着门房管事就问道;

“刚刚,可是阁老的车架?”

管事突然被人拉住,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竟然是沈大人,回了神答道;

“原来是沈大人,我家老爷在书房,并未出去。”

“并未出去?那刚刚离去的是何人?”

沈中新有些疑惑,既然不是老师出去,那么早的时间,谁会来呢,

“回沈大人,刚刚离去的,是通政司左参议方大人,说是有要事见我家老爷。”

管事被拽的身子歪了歪,不得已回道,

“是方永,他来干什么,”

念叨了一句,就把管事放开,也不说话,直接抬脚迈进了府邸侧门,疾步往书房而去,

留下还在那发愣的门房管事,也不知今天怎么了,一个个那么早登门,到是少见,看着身边还在发愣的小厮,

立刻呵斥道;

“看什么看,都打扫干净了?还不快扫。”

一声大喝,周围小厮都是吓得低下了头,而后赶紧做着手中的活计,都知道管事心情不好,今天恐怕难了,怕回来要是做不好,就会挨板子了。

府宅后院,

书房门前,

沈中新到了地,整理下袍服,伸手敲了门,

“噔,噔,噔!”

“谁啊!”

书房里,

还在思索的阁老顾一臣,听到敲门声,皱眉道,又是何人来此。

<divcss=ntentadv>“()

老师,是学生沈中心,有要事请教老师。”

沈中新拿着卷宗,立在外面,恭敬地回了一声。

“是子钰来了,快请进。”

顾一臣一听是沈中新来了,眉头一松,赶紧把人叫了进来。

沈中新倒也不含糊,推门而入,进了书房,就转身把门关上,

绕过屏风,

入了内堂,

只见老师顾一臣安静的坐在书案之后,手上还拿着一封奏折,不断地摸索着,也不知何事让老师烦心。

“老师,学生多有打扰,还请老师见谅。”

“来,坐着说,你来此可是为了京仓那边的事,崔德海的案子可了结了。”

顾一臣看了一眼沈中新手上的卷宗,不难猜出沈子钰是从诏狱来的,既然如此,崔德海的案子算是完事了,京仓的存粮,如今也给补齐,倒也没有把柄落下,

“回老师,崔德海认罪,倒也按约定签字画押,算是了结了,可是学生按照老师吩咐,和洛云侯一起过去结案,出了点意外,”

沈中新起身,把卷宗放在桌上子上,而后把视线看向那两道折子。

“什么意外,难不成洛云侯不准你结案?”

顾一臣盯着沈中新,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“老师,那倒不是,是崔德海一番言论,说我等皆是衣冠禽兽,他倒也认罪,而且签字画押结了案子,就是最后临走的时候,洛云侯出言保他性命,至于目的,学生没有探明其意思。”

沈中新想了一路,崔德海本人和洛云侯以往,好似没有联系,为何会出言保他,实在是想不明白。

“哦,洛云侯竟然想保他,有意思。”

顾一臣眯着眼,露出了思索之意,洛云侯此人甚是精明,不可能无故放矢,定然有其深意,崔德海,京仓令,难不成还想在官仓上询一些事情,不过也不对啊,

想着的时候,手指尖无意碰触了那两道奏折,会不会因为如此,

“子钰,这两封奏折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,和内务府呈给内阁的折子,无非就是要银子和粮草了,

内务府这边,已然拨付了三个月的饷银粮草,王子腾开拔在即,临走的时候,又上书,还要再备上六个月的物资饷银,供大军所需要,老夫有些烦闷,才待在书房,”

“什么,还需六个月的饷银粮草,加起来都有九个月之巨了,这哪是打仗,生吃银子呢,户部虽有储备,但是陛下锁死了户部进出的银子,靠着勋贵朝臣收上来的欠款,才磨平了户部历来欠下的陈年旧账,如今靠着这点家当,还要积极储备物资,陛下想来是在秋收过后,在北地用兵,如果京南之乱,还不能平,朝廷如何能支撑两场战事,这岂不是天方夜谭吗。”

沈中新翻开手中的奏折,简直不可思议,按理说,作为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,他不可能不知道陛下的打算,

晋北关早就破败不堪,年后的边军,在东胡人且提侯率领的大军下,攻城突然,死伤那么多人,兵备已然不足,虽有精锐,可是战兵奇缺,陛

最新小说: 我情感主播,一句免费让全网破防 前女友婚礼,我变身帝骑打爆新郎 老婆是天后,从再见恋人开始 娱乐:小花们超想进步的 雨雾江南 没我也能合体w?变身帝骑你哭啥 1987我的导演时代 这个导演他有挂 神豪:我的余额可以无限膨胀 华娱2000:姐姐好